名字叫诙谐曲,却有种悲哀的感觉,不由得想到了在学校里扮演滑稽角色大庭叶藏,明明害怕人类,却要逼着自己受人欢迎。



尽管我对人类满腹恐惧,但却怎么也没法对人类死心。

因为我更像一个丑陋的怪物,虽然很想普普通通地活得像个人,但社会却一直将我当成一个怪物。

胆小鬼连幸福都会害怕,碰到棉花都会受伤,有时还会被幸福所伤。趁着还没有受伤,我想就这样赶快分道扬镳。我又放出了惯用的逗笑烟幕弹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太宰治《人间失格》


评论 ( 2 )
热度 ( 8 )

© 崩壞世界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