局外人


今天,是妈妈的生日,也许是明天,我不很记得,只是昨天爸爸发短信说:“明后天是你妈的生日,记得打个电话。”爸爸所谓的“明后天”是个大概的范围,到底是“明天”还是“后天”,我不很清楚,我也不清楚他是否清楚。“那就算是今天吧,”我想,“总不会错的,错了关系也不大,她应该也不会在意。”
说实话,我很久没见着她了,最近的听见她的声音是在这个月月初,她电话通知我这个月的生活费已经打到卡上了,我当时是怎么回答的呢,记不太清了,大概是对她继续供养我表达了一下感激之情吧,她便公事公办一样地嘱咐我照顾好自己,不等我回答就挂断了电话。是了,她很忙,总是忙着上班或者出差,当然没有很多空闲的时间和我聊天。在我跟爸爸还和她...

疏影横斜水清浅

我走过青石板铺就的小径,看见东风侧着身子穿过红梅花枝,
火红的灯笼在屋檐下互相致意,
门上的福字艳丽无比,
空气中还有鞭炮的余音。
小孩拿着糖葫芦跑过去,留下一缕香甜的气息,
猫咪慵懒地睡在朱门前,却被行人的欢笑惊起,
几百年的老牌楼打扮好了,站在时光里聆听春的消息。

怀念吹一阵风就有满天银杏叶的日子

写读书笔记写到崩溃ㄟ( ▔, ▔ )ㄏ

我是一个消极的浪漫主义者
一个愤世嫉俗的犬儒主义者
一个言而无信的空想主义者
一个碌碌无为的虚无主义者
一个怨天尤人的悲观主义者
一个矫揉造作的利己主义者
一个才华撑不起野心的庸才
一个唯利是图且虚伪的投机分子
一个自认为可以指点江山的酸腐文人
一个自以为高尚却处处显露自己卑劣无知的可怜人
一个胸无点墨无知浅薄鼠目寸光的宵小
一个道德败坏品行低劣灵魂肮脏的鼠辈
一个见风使舵眼高于顶言语刻薄的竖子
简言之,一个傻逼┐(─__─)┌

古井无波
苍空无云

几片叶看人生沉浮
一杯水品世间沧桑

——嘿,你听到树叶相撞的声音了吗?
——听到了,都撞掉了,碎了一地呢。
——她们还会重新长出来的吧?
——会的!

© 崩壞世界 | Powered by LOFTER